您好!欢迎来到海南省发展控股有限公司!
一切为了海南发展
 
 党建工作 / Party building
 
【党史】幽燕“小白龙”令日伪闻风丧胆
来源: | 作者:海南控股 | 发布时间: 2021-09-10 | 251 次浏览 | 分享到:


在京郊密云、延庆一带,流传着不少“小白龙”的故事。被称作“小白龙”的是八路军晋察冀军区第10团团长白乙化,抗日战争期间,他带领10团开辟平北根据地,建立抗日政权,令日伪闻风丧胆。为了纪念他,密云石城镇河北村建起一座白乙化烈士纪念馆,向世人讲述这位抗日英雄的传奇事迹。

“知识分子团”连战皆捷

1937年10月,在绥远省和硕公中垦区工作的共产党员白乙化领导了垦区暴动,组建起抗日民族先锋队,并担任总队长。他率领这支新生的抗日武装南渡黄河,横穿库布齐沙漠,克服了重重困难,东进抗日,曾配合八路军三五九旅粉碎了日伪对雁北的大举围攻。

1939年4月,白乙化率抗日民族先锋总队开进平西抗日根据地,与冀东抗日联军合编为华北人民抗日联军。白乙化先后任副司令员、司令员。华北抗联是一支知识分子与农民结合成的武装,连以上干部大都是白乙化从垦区带出来的大学生,战士则全部是参与1938年冀东暴动的农民。在白乙化的带领下,官兵们进行了严格的军训。白天,练投弹、射击、刺杀和攻防战术;夜晚,上政治课、军事课和文化课。很快,这支队伍的政治素质和军事素质大大提高,士气高昂。

1939年6月18日,日军大岛大队300余人自沿河城出发,沿永定河向平西根据地“扫荡”。白乙化率部队在娄儿岭设下埋伏,诱敌深入,迅速将敌人斩成几段,展开围歼。但日军火力强盛,作战凶猛,被分割后仍然阵脚不乱。白乙化细心观察后发现,原来敌首大岛在用旗语指挥战斗,便端起步枪,连开三枪击毙了三个日本旗语兵,第四枪又将日军指挥旗打飞。趁敌人失去统一指挥混乱之际,白乙化指挥部队冲入敌阵肉搏,使敌人的优势火力不得施展。战斗最紧张的时刻,白乙化端起刺刀杀入敌群。见司令员身先士卒,战士们备受鼓舞,个个如猛虎般向着顽抗的敌人反复冲杀,枪声吼声震荡山野。激战两日后,击毙日军奥村中队长以下130余人。

初战告捷,振奋了军心,鼓舞了民心,平西根据地人民奔走相告。人们给好穿白衣的白乙化起了个绰号——“小白龙”,传说他能够在枪林弹雨中穿行自如,来无影去无踪。那时候,抗联战士到斋堂镇买菜,百姓坚决不收钱,还拣好菜送到部队驻地。

此后,为了巩固和扩大平西根据地,抗联出击房山、良乡,伏击下马岭,激战公主坟,攻打赵家台,夜袭王平村,连战皆捷。这支年轻的队伍在战火洗礼下逐渐成熟,成为平西根据地的主力部队之一,1939年底改编为八路军晋察冀军区第10团,白乙化任团长。这个团拥有72名大学生,排以上干部几乎全部是大、中学生,被誉为八路军中的“知识分子团”。

一次阻击战毙伤日军300余人

1940年2月,日伪军近万人兵分10路大举围攻平西根据地。白乙化带领10团在青白口、东胡林一线阻击敌人,战斗异常激烈。

日伪军不但有猛烈的火炮掩护,还派出飞机助战,连续10多天猛攻10团阵地。弹药耗尽,10团的战士们一次次跃出战壕,用刺刀与敌人拼杀,夺回敌人的弹药继续战斗。供给线被炮火切断,一连几天吃不上饭,白乙化含泪击毙自己的战马,煮了马肉送到前沿阵地。

日机欺负八路军没有防空武器,低空盘旋,扔炸弹,用机枪扫射,给10团造成很大伤亡。白乙化气坏了,他瞪起血红的双眼,命令战士们对空扫射。大家集中火力,连开数枪后,一架敌机油箱被击中起火,摇摇晃晃拖着浓烟坠毁在东胡林山脚下,其余敌机再不敢低飞。

拥有兵力和火力绝对优势的日军倾尽了全部能量,最终没能攻破这道用中国人的意志和血肉筑起的防线,只得悻悻收兵。白乙化率10团成功地击破了敌人的合围“扫荡”,毙伤日军300余人,创造了用步枪击落敌机的战绩。

率领部队挺进平北“虎口拔牙”

冀热察区党委和挺进军提出“巩固平西、坚持冀东、开辟平北”三位一体战略任务后,开辟平北的重任交给了10团。

平北的开辟重点,是东部具有特殊战略地位的密云一带。这里地跨长城内外,是伪满和华北伪统治区的接合部,有经密云古北口直通承德、连接伪满与华北的主要交通干线平古铁路,纵贯密云的潮河又是冀东与平北的天然分界线,河东为冀东,河西为平北,控制住这一地区,就直接沟通了冀东与平北、平西的联系。然而,这一地区日伪控制严密,是其所谓的“模范统治区”,开辟这一地区无异于“虎口拔牙”。

1940年春,经过缜密谋划,10团以梯次进兵方式分两批进军密云。参谋长才山、政治处主任吴涛带领第三营及部分团直人员由平西珠窝出发,从康庄过平绥路,经延庆、昌平、滦平等县到达密云小梁、化石峪一带,然后以此为中心,采取“隐蔽发展”策略,依托山地在长城内外、白河两岸开展群众工作。白乙化率领第一营和团直属队从平西出发,挺进密云。途中,首战沙塘沟,毙伤伪满军60余人,再战山神庙,歼伪满军1个排,又攻克滦平琉璃庙据点,俘伪警察70余名,缴获颇多。沿途胜利,提高了部队士气,鼓舞了平北人民。5月底,白乙化率部队进入密云,在石塘路、赶河厂一带与三营会师。

会师后,10团采取内线开辟与外线作战相结合的工作方针,抽调一批干部充实到地方工作团,广泛发动群众,成立了抗日救国会等群众团体,并收集民间枪支组建了地方游击队。三营七连、八连分散活动在化石峪、张家坟、莲花瓣、赶河厂、冯家峪一带,掩护和配合地方工作团开辟根据地。三营九连到延庆四海一带活动,主要负责护送平西和冀东过往平北的干部、学生。一营大张旗鼓跨出长城,深入伪满洲国滦平县、丰宁县境内,展开外线作战,吸引周边敌人,掩护内线开辟根据地,筹备粮食和过冬棉衣,并迎接平北军分区和冀热察挺进军第7团进入平北。

10团一营外线作战掩护下,三营在内线迅速摧毁日伪地方政权组织,地方工作团在白河两岸陆续建起地方游击队、抗日救国会和抗日两面村政权。6月,以密云西部云蒙山区为中心的平北丰(宁)滦(平)密(云)抗日联合县成立,开辟根据地工作不断推进。从此,丰滦密抗日根据地就像一把尖刀深深插在伪满洲国与华北伪统治区接合部上,成为敌人的心腹大患。

首创平北歼灭日军一个中队战绩

1940年9月11日,4000余名日伪军对丰滦密根据地发动了为期78天的大“扫荡”。他们采取多头并进、合围聚歼、纵横“扫荡”等多种战术,残酷地烧杀抢掠,妄图消灭八路军10团,摧毁新生抗日政权。

鉴于敌强我弱,10团采取避强击弱、内外线相结合的反“扫荡”方针:一营插入敌占区乘虚打击敌人,开辟新区;三营留在基本区内,配合地方游击队和干部群众开展反“扫荡”斗争。

12月15日9时,日军铃木大队哲田中队行至冯家峪村南湾子,遭到10团一营的猛烈打击。日军仓皇退居河边坝坎和崖根下顽抗,并凭借火力优势掩护展开疯狂反扑,均被击退。一营连续发起冲锋,打得日军仅剩20余人。时近黄昏,驻石匣日军赶来增援。为避免被敌包围,一营主动撤离战场。

冯家峪战斗,首创平北地区歼灭日军近1个中队的战绩,震惊了平北日伪,提振了抗日武装的士气,坚定了丰滦密人民的抗战信心。

“扫荡”胜利后,丰滦密根据地掀起拥军热潮。人民群众兴高采烈地把一批批粮食、猪肉等慰劳品送到10团驻地,八路军伤员被安置到安全隐蔽村庄的可靠群众家里,得到精心照料。为解决10团过冬问题,抗日政府把筹集来的棉布、棉花发到各村,妇救会组织妇女夜以继日地为10团赶做棉衣、鞋袜,几天内就缝制出1000余套棉衣,使10团指战员如期换上冬装。12月底,丰滦密根据地又掀起参军热潮,青壮年踊跃加入八路军,仅两个月就有400名新兵入伍,使10团增至1300余人。

用生命践行铮铮誓言

1941年2月4日(正月初九)早上,八路军刚刚埋灶做饭,突然哨兵发来警报,伪满滦平县日籍警务科科长关直雄指挥道田“讨伐”大队170余人,沿白河川向根据地进犯。他们进至密云张家坟村时,遭到丰滦密游击大队阻击。白乙化闻讯,当即命令游击大队且战且退,将敌人引向鹿皮关,又命令三营抢占鹿皮关以北的白河西岸山梁,以截断敌人后路。同时,命令一营抢占白河东岸山梁,准备全歼来敌。

可是,狡猾的敌人没有再沿着白河川走,而是顺着马营西北面的降蓬山山脊向南面直插过来,与赶赴鹿皮关的一营在山腰相遇,激战随即展开。战斗刚打响,白乙化就赶到前沿指挥。他手执令旗站在降蓬山山顶的一块大青石上,警卫员怕发生意外,硬把他拉了下来。日军很快被一营击溃,部分残敌退到长城楼子里负隅顽抗,10团进攻受阻。白乙化见状又跃上大青石,手挥令旗,向前方的一营营长高声发令:“王亢,冲锋……”喊声未落,一颗子弹击中了他的头部。

战斗胜利了,但年仅30岁的白乙化却血沃幽燕,用自己的生命践行了“如能死在抗战杀敌的战场上,余愿得偿矣”的誓言。

噩耗传开,丰滦密抗日军民无不悲痛,他们将白乙化安葬在降蓬山东坡的一棵栗子树下,丰滦密联合县为他树立了“民族英雄”纪念碑。4月28日,10团和丰滦密联合县在石城村联合召开党政军民代表共3000余人参加的追悼大会,会上宣读的八路军冀热察挺进军《告全军同志书》写道:“白乙化同志的牺牲,不但是八路军挺进军的损失,而且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华民族的一个很大损失。因为损失了一个有着丰富军事经验的优秀指挥员;损失了一个有着长期斗争历史的坚强的党的干部;损失了一个曾为民族独立不屈不挠、艰苦奋斗的中华民族的英雄;损失了一个曾为阶级解放而再接再厉、英勇牺牲的无产阶级的先锋。”

如今,斯人已去,往事并未如烟。每年,都有很多人前往白乙化烈士纪念馆,凭吊他戎马倥偬的一生,向抗日英雄致敬。而这段军民一心、同仇敌忾、浴血奋战的光辉抗战历程,也将永远铭刻在人们的记忆中。

 

来源:北京日报